上半年我國光伏行業再次交出出色“答卷”,行業發展值得展望

發布時間:2018年8月7日

又到一年年中時,上半年我國光伏行業再次交出出色的“答卷”。中國光伏行業協會日前公布的數據顯示,1~6月份,我國新增光伏裝機超過2400萬千瓦,與去年同期基本持平。其中,新增分布式光伏裝機1224萬千瓦,同比增長72%。
今年上半年我國光伏發電雖然繼續大發展,但和前兩年相比有明顯的不同,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麵:一方麵,前五個月分布式光伏增長較快,大幅超越集中式光伏增長幅度。另外一方麵,6月份集中式光伏電站市場出現了比往年更為激烈的搶裝潮,增長十分迅猛,分布式增速則明顯放緩。
前五月:中東部分布式光伏發展尤為迅猛
據中國光伏行業協會統計,今年1~5月我國新增光伏並網裝機近1400萬千瓦,同比增長超過20%。其中,分布式超過1000萬千瓦,同比增長超150%。
值得一提的是,1~5月,山東、江蘇、浙江、河南的分布式光伏新增裝機容量均超過百萬千瓦,四省新增裝機量超過前五月新增分布式光伏裝機量的40%。

業內人士告訴記者,今年前五月,中東部地區分布式光伏之所以能實現大幅增長,主要有三方麵原因:西部地區棄光問題依然比較嚴重且短期內難以完全解決;中東部地區電力需求量比較大、消納能力強;中東部大部分地區土地資源緊缺,比較適宜發展屋頂分布式光伏。
其實,從2017年上半年開始,中東部地區分布式光伏發展速度明顯加快。數據顯示,去年一季度,分布式光伏新增裝機243萬千瓦,同比增長151%。主要集中於浙江、山東、安徽和江蘇。
“中國分布式光伏看中東部,中東部分布式光伏看浙江。”這是當前光伏業界流傳較廣的一句話。
據記者了解,為推動分布式光伏發展,早在2012年12月,浙江省政府就開始在嘉興市秀洲高新區開展了光伏“五位一體”模式創新綜合試點。企業屋頂分布式光伏由此得到快速發展。
不僅如此,2013年以來,浙江還鼓勵支持居民在自家屋頂建設分布式光伏,並於2016年在全國率先啟動了“百萬家庭屋頂光伏工程”。根據規劃,2016~2020年全省建成家庭屋頂光伏裝置100萬戶以上,總裝機規模300萬千瓦左右。
另外,浙江的光伏補貼力度在全國也是最大的。目前,在浙江,除了國家補貼和省內的補貼,省內8個地市、20個區縣還出台了電價補貼或初始投資補貼政策。
在一係列優越政策帶動下,浙江分布式光伏實現跨越式大發展。數據顯示,截至2017年,浙江屋頂分布式裝機已達近500萬千瓦。去年增長279萬千瓦,增長率為127%,穩居全國第一。
如今,浙江已成我國分布式光伏發展的一麵旗幟,正在引領國內分布式光伏闊步前行。
六月份:新增集中式光伏逾800萬千瓦
從2016年開始,由於受到補貼退坡政策的影響,每年6月份,都是地麵光伏電站搶裝最為激烈的時期,今年自然也不例外。
據中國光伏行業協會統計,6月份,新增光伏裝機超過1000萬千瓦。其中,集中式光伏電站超過800萬千瓦。
“並網電價下調幾毛錢,電站可能失去的是幾百萬甚至幾千萬的利潤,這對於重資產的光伏電站企業來說尤為重要,所以光伏企業必須要搶在6月30日之前並網。”一位光伏企業負責人向記者坦言。
眾所周知,去年12月,國家正式下發調整光伏標杆上網電價的通知,稱2017年1月1日之後新建的光伏發電標杆上網電價將下調,並明確了2017年12月31日前完成備案、2018年6月30日前完成並網的光伏電站繼續享受調整前的電價。
然而,與往年相比,今年前5月份光伏電站企業顯得相對平靜。直到5月底,國家出台相關政策,宣布光伏補貼將再次下調,對已取得2017年指標的普通地麵電站仍執行“6·30”政策,即在6月30日前並網可享受之前的電價。受此政策影響,從6月份開始,光伏發電企業加大馬力並網,這也是其集中式光伏迅猛發展關鍵原因。
補貼退坡之所以會加速,主要原因是補貼缺口越來越大。根據國家發展改革委價格司解讀,截至6月份,可再生能源補貼資金缺口累計約1200億元,並且還在逐漸擴大。近兩年來,光伏呈現高速發展態勢,僅按照分布式光伏新增1000萬千萬測算,每年就需要增加補貼近40億元,補貼20年,總計需要補貼800億元。
在目前,通過價格杠杆發揮適當的調控作用,將會有效遏製光伏增長過快勢頭,有助於補貼拖欠問題解決,從而推動光伏實現可持續健康發展。
下半年:無需國補光伏項目或將興起
根據國家能源局下發的相關通知,暫不安排2018年普通光伏電站建設規模,今年僅安排1000萬千瓦左右規模用於支持分布式光伏項目建設。然而,到了5月份,新增分布式光伏裝機規模就已超1000萬千瓦。
國網能源研究院相關專家告訴記者,在補貼退坡加速的情況下,未來我國光伏市場將會由兩部分組成,第一部分是需要政府補貼的項目規模。這部分規模取決於政府的補貼額度,從現在來看,政府的補貼額度已經沒有擴大的空間了,基本到頂了;第二部分是不需要政府補貼的項目。從調整能源結構和增加清潔能源供給的角度看,企業有多大能力,能做多大就做多大。
從我國光伏市場的規模來看,這一行業發展空間值得展望。國家發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長王仲穎對此這樣表示:“以德國為例,國土麵積與我國四川省不相上下,人口8000多萬,德國目前光伏裝機超過4000萬千瓦,到2020年的目標是5200千瓦,我國大部分省份的資源都不比德國差,如果國內每個省、自治區、直轄市都能達到德國這樣的水平,未來我國光伏產業發展空間是巨大的。”
記者注意到,根據國家能源局相關政策,今後將不限製不需要國家補貼的光伏電站規模。雖然今年國家補貼的普通光伏和分布式光伏項目指標沒有了,但一些地方政府並沒有放棄發展光伏發電。今年以來,北京、廣東、江蘇、浙江等地相繼出台了補貼力度很大的政策。
以北京為例。目前,在北京建設光伏 電站,即使沒有國家補貼,還有連續五年的每千瓦時0.3元的市補,其中順義區對戶用還有連續5年0.4元的度電補貼。以北京的電價,工商業自發自用光伏項目不需要補貼,隻是利潤率下滑而已。
“除了北京,還有很多的省份的工商業電價高於0.8元,在光照資源不是太差的地區,如果隻給客戶打九五折,光伏EPC成本控製較好的情況下,仍然具有經濟性。”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,下半年,在一些有利因素推動下,即使沒有國家補貼,部分光伏企業為了實現可持續發展,會想方設法降低技術和非技術成本來擺脫對補貼的依賴,建設不需要國家補貼的光伏電站項目。